<
旅游资讯

全球旅游业下个10年的趋势与格局 OTA规模或增长3倍!

来源:未知 时间:2019-10-06 00:57

  未来不同旅游产品应该针对不同的人群,不同的消费属性对应相应的产品属性,所以大家要关注消费分层问题。

  4月11-12日,在三亚市人民政府支持、中国旅游研究院指导下,由新旅界主办、三亚市旅游和文化广电体育局协办的“新格局·新势能·新风尚——第三届中国文旅产业年会暨2018中国文旅风尚榜颁奖盛典”在海南省三亚市顺利召开。

  会上,新旅界执行主编王薪宇围绕线年的趋势与格局”,主持了一场圆桌对话,与华侨城旅游研究院院长、中国旅游研究院国际所负责人杨劲松和同程旅游创始人、同程控股CEO吴剑进行了深入探讨,以下为对话实录(有删减):

  王薪宇:今天非常荣幸有机会跟大家做关于全球化的交流。说到全球化,复星旅文钱总(钱建农)已经介绍了一些,旅游就是全球交流的产业。说到这我想到目前的一个趋势,就是近一两年我们的全球化遭遇了一股寒潮,文旅行业也有一些明显变化,两年前很多巨头企业在海外疯狂地“买买买”,但是这一两年这个趋势停止了,现在有能力做海外大规模并购的企业已经很少。

  说到这个趋势,华侨城集团也是一家巨头企业,相信非常关注这其中的变化,我想问一下总,旅业的下一个十年,您认为是全球化的力量占上风,还是逆全球化占上风?我们文旅巨头应该专注挖潜中国市场,还是出去做海外扩张?

  :主持人提到两个问题:一是旅业全球化进程当中的表现;二是未来十年在全球化背景下的投资机会,国内还是国外强?

  我理解的全球化,是国家区域之间减少贸易壁垒、开放市场、促进国际分工,尤其达到全球最佳的经济效益和社会福利,这个过程很明显促进了国际社会进步和可持续发展,这种趋势是势不可挡的。

  在旅游业,我觉得游客跨境、品牌交流、艺术交流等有很多特殊性,这种特殊性在于它和实体贸易是反着来的。我国游客出境旅游等于贸易进口,我们的入境旅游等于出口,所以用打贸易战的一般关税手段解决,可能比较难。因为特朗普不可能对到中国的美国公民签证政策进行征税。因为这种特殊性,旅游业的全球化进程比其他行业快得多。

  另外,在全球化背景下,中国掌握了很多主动权,因为中国已经成为世界旅游市场最大的出境国和入境国之一。同时,因为中国旅游消费持续多年增长,主动权在我们手里,而且大量的国际旅游投资也看好中国市场,所以只要中国保持开放,全球化在旅业肯定占主导力量。

  从投资机会层面看,不管是潜心于国内的旅游投资,还是海外扩张布局,我觉得各有机会。在国内市场,除了更多关注国家战略,新型城镇化、文旅结合、技术进步、市场需求等机会都很大。

  在国际市场方面,我们应该关注产业链上的资源配置,最典型的是复星在海外“买买买”,实际复星买的是产业链的配置,把国外成熟的技术买进来后,复星一下子站在产业链的高端。未来这样机会还是有的,而且还是非常好。但是,到国外投资是要分人家的成熟市场,我觉得这种投资可能要慎重。

  王薪宇:旅游全球化主动权落在我们中国手里,杨博士谈这个话题最合适不过,中国旅游研究院国际所和港澳台研究所是研究国际旅游趋势最官方的智库,相信您对这个问题也有自己的独特看法。请您聊一聊,下一个十年,旅游业是全球化力量占上风还是逆全球化的力量占上风?我们应该挖潜中国还是更多地进行海外扩张?

  杨劲松:我认为,下个十年毫无疑问是全球化占上风。有一个世界旅游业2018年的报告,涉及全球185个国家和地区,其中约110个国家和地区的旅游业发展速度超过GDP发展速度。这说明,旅游业对这些国家和地区的经济起到重要促进作用;从就业层面看,全球大约十分一的就业人口和旅游业有关。

  如果要打贸易战逆全球化,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就是经济发展不平衡和就业不充分。因为旅游业对这两方面的支撑力度非常大,由此看来,未来全球化会越来越明显,各国可以从全球化中受益。

  回到中国,中国在世界旅游版图的地位越来越重要,除了出境游的消费力,我国入境游在世界旅游目的地中也占有重要角色,始终排在前五名。在这样的背景下,无论是吸引游客还是创造国际交流,中国都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我们现在所处的海南三亚,去年国家最高也在海南说了,中国开放的大门会越来越大,开放力度越来越大。

  这个情况之下,中国是全球化坚定的支持者,中国未来在全球化中发挥至关重要的影响,对此我比较乐观。

  王薪宇:旅游是弥补国家之间发展不平衡的产业。如果旅游交流充分了,我们就没有必要打经济上的贸易战。聊了国际趋势,我们再聊聊产品趋势,现在旅游业在不断推陈出新,而且速度非常快,产品变革的背后是我们游客和游客群体在变,客群结构和消费偏好都在变。同程旅游作为OTA掌握着旅游大数据,吴剑总能不能结合同程的旅游大数据分析,下一个十年,旅游业消费者的消费偏好以及行为特征的变化趋势?

  吴剑:这个题目挺大的,游客的消费习惯包括很多细节,从目前的大数据来看,我们只能看到一部分,以下几种消费人群及消费领域大家可以关注。

  第一,过去一年,大家经常探讨的话题是,到底是消费升级了还是消费降级了?其实去年下半年开始,受到经济形势的影响,旅业的高端旅游目的地出现需求量下降,包括海外相对奢侈的旅游目的地。但我们到了三亚·亚特兰蒂斯却发现,这边的消费反而越来越高了。其实不是消费升级和降级的问题,而是我们消费人群的分级。在中国乃至世界,未来不同旅游产品应该针对不同的人群,不同的消费属性对应相应的产品属性,所以大家要关注消费分层问题。

  第二,我们现在的消费领域要关注千禧一代和Z一代,就是1995年到2015年出生的人群,未来十年,Z一代正好是消费的主力军。从国外的消费杂志以及大数据可以看到,Z一代消费需求已经发生了变化,他们最喜欢的不是我们想象的奢侈品,他们最喜欢用的电商网站是亚马逊。这给我们的信息是,这代人获取信息的渠道、消费方式、品牌概念在发生变化。中国文旅从业者需要关注每代人的不同,把握每一代人的消费体验和消费细节特征。

  第三,在消费领域,技术驱动影响着整个消费领域未来的变化,特别需要关注5G时代的到来。从去年到今年,大家一直讲5G技术驱动会给消费品带来的变化,包括消费体验越来越强、视频网站体验更顺畅以及AI技术对产品升级的驱动。

  作为OTA,我们关注的是,在技术驱动消费产品升级过程中,用户体验需求的变化。未来十年消费者会更关注个人隐私,过去我们对个人隐私及信息保护的意识没有那么强烈。我们还看到有些企业做得比较大的是分享式消费,分享式的体验消费包括为消费信息形式进行服务的买单。从这些消费形式的变化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些趋势。文旅产业是站在文旅行业中创造需求的,我们更应该找到用户关注的需求点来为用户做提前的布置和服务。

  王薪宇:谈到全球旅游的格局,少不了谈谈中国在格局中的地位。我们拿接待国际游客人次规模来看,根据中国文化和旅游部去年的数据,2018年共接待1.4亿人次入境游游客,但这其中大部分是港澳台同胞入境中国。如果抛开这一部分,我国接待外国人数量是三千万人次。对比跟我国面积差不多的美国,美国一年接待国际游客7600万人次左右,是目前中国的两倍多。

  下一个十年,中国接待外国人游客的规模能不能超过美国?我想请教一下杨劲松博士,您怎么样看待这个问题?我们该怎样做,才能让中国入境游的规模超过美国?

  杨劲松:入境旅游确实是大家关注的热点。我国入镜旅游发展了这么多年,入境旅游还是在增长的,但是增长速度相比出境游有明显差距。主持人说中国接待外国游客数量是三千万人次,另外我们看到入境过夜游客,包含港澳台有六千多万,相比美国接待外国游客的实际差距不是想象中那么大。

  对于入境旅游发展,我比较有信心。从2018年数据来看,入境游客总量还在增长,增长速度较出境游低一点。从收入上来看,我们可以看到所有市场都在增长。如果分开来单看入境规模,我国的入境外国人市场去年增长将近5%,这个速度实际上比较可观。未来入境游客的发展路径可能是在传统市场,比如日本韩国、美国、欧洲等,也要更加重视新兴客源地,比如印度、东南亚国家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钱总提到过,中国旅游业跟外国的发展路径完全不一样,发展初期大家情况都一样,但我们现在面临的这种新兴市场实际上很不一样。有些市场有巨大的人口,也有收入非常高的人群,对于这样的人群,我们能否触及到他们?

  讲个小故事,前一段时间做调研时,有企业老总跟我们说,他们专门接待印度市场,印度人对中国旅游其实非常有兴趣,特别是婚庆旅游。去年他们接待了一个上千人的团,这个团要举行婚礼,有近千名的宾客的消费规模,相当于把当地对口酒店全包了。但他们来中国还带着厨师,印度人到中国在饮食方面有自己的要求,这其实反映出印度的消费能力和潜力比较强。

  再分享一个数据,现在入境游客有75%是散客,怎样为散客提供更好的服务?这是我们要考虑的问题。我特别赞同同程旅游吴剑总的分享,我们要把握住不同市场的特征,对于入境市场同样如此。我们了解到,有些旅游服务机构把中国的书画、美术、中医、康养甚至是中国人的家常放菜,都变成了费用不低的旅游产品,这类创新性产品也是未来的发展趋势。总体来看,中国的旅游吸引物比较丰富,同时在世界上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入境旅游的吸引力也会越来越强,关键看我们怎么满足入境市场的需求。

  王薪宇:我们要关注入境游的洼地,比如印度、东南亚以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说到全球旅游业过去的十年,有一个非常直观的变化,有些OTA巨头已经成为行业的巨无霸般的存在。十年前说起OTA,我们还会认为OTA是新物种,但现在大家已达成共识,不管国际还是国内,OTA就是文旅市场的巨无霸,而且还在不断地扩张。

  我们看到,携程开了一万家线下门店,同程旅游也投资了航空公司及景区目的地。吴剑总能否给我们分享下,您认为未来十年OTA还将达到怎样的规模?OTA对全球旅游业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吴剑:目前全球排名前几位的OTA都资本化了,市值大概有八百多亿美金,无论是携程还是去年资本化的同程,我们跟行业第一的OTA还有很大的差距。

  我觉得OTA未来十年还存在高速增长的发展期,所以我们整体的预估是,应该五年翻一番,十年再涨两倍,总共就是三倍。十年之后,如果按照现有的发展速度,基本上在2029年,大家可以用现在的规模乘以3,这是我们整体的规模和速度。

  过去大家看到的OTA就是“老三样”:酒店、交通、度假,这“老三样”未来在OTA的整体发展格局是什么样的?酒店在整个旅游大产业中的收入占比最高,三亚·亚特兰蒂斯也是以酒店为主业。但对OTA来讲,交通占的份额最大。大家预测未来十年增长速度最快的是度假领域,无论线上还是线下,其整体发展速度是比较快的,而且因为它是相对非标的。所以在未来整体发展中,OTA可以对度假怎样非标准化,怎样提升效率方面会有更多的探索。

  第一是运营效率的促进。OTA本身以运营效率作为模式的优先性,本身追求的就是我们能不能把效率提升得更高,这是我们的促进作用。

  第二是体验服务的增强。过去的OTA解决信息不对称,现在解决的不对称还有预订体验,未来OTA也会往下延伸。在整个服务领域,特别是旅游度假服务领域下沉到各个环节中去,OTA能不能在体验方面起到更加大的推动作用,这也是重要的方向。

  第三是上下游产业链联动。刚才说同程旅游有控股航空公司,目前是有9架飞机,今年年底预计会有12架飞机,但还是比较小的航空公司。我们希望在产业链深度结构上,大家能想到利用OTA提升效率、提升体验的经验,提升航空产业的经营效率。

  其他OTA也有涉足酒店业的,最近比较关注的是印度OYO进入中国,搅得整个中国酒店管理行业都在看,如何应对这家印度公司在中国规模化的扩张,这方面其实有很大提升空间。未来,OTA效率技术服务的体验包括产业链的体验,我想这些都是OTA在未来十年努力的发展方向。

  王薪宇:我们线下巨头的创新能力也非常强,华侨城集团作为线下巨头,已经推出自己的线上平台华侨城旅游。我想问下总,未来十年,华侨城最关注的机会以及最看中的创新是什么?

  :刚刚吴剑总讲的投资话题我想补充下,不仅资本市场关注OTA,其实线下企业也关注OTA,这也是我们投资的重要机会,非常有幸去年我们也战略投资了同程线上。而在同程线%的股东。

  我们觉得未来这个机会非常大,这个机会首先体现在中国的经济发展和大市场背景。大家知道,华侨城正在实施新的战略定位,叫做“文化+旅游+城镇化”,以“旅游+互联网+金融”的方式进行新一轮发展。这个战略实施三年以来,截至去年底,华侨城集团总资产从八百多亿元上升到四千亿元。总资产的扩张体现在投资的增加,而投资的增加还是集中在旅游业,因为我们看中的是中国新型城镇化以及未来文化旅游产业带来的机会。

  华侨城在全国设立了五个战区、两个特区(东西南北中五个战区,云南海南设立了两个特区)进行扩张,这个扩张也是因为机会。具体来讲,这种机会体现在:第一是文旅融合的大背景——国家文化战略和新型城镇化战略,这两个战略带来的;第二是技术进步带来整个旅游组织行为发生变化,以前我们通过旅行社满足吃住行游购娱的需求,现在移动互联出现了,大数据出现了,人工智能也出现了,这导致旅为发生了巨大变化。变化中又有很多机会,如今提出的“文化+旅游”,我觉得也是在座瞄准的一个机会。

  王薪宇:巨头企业发展的最大红利还是中国的发展,包括中国城镇化以及新技术的出现。总结三位嘉宾的发言:下一个十年我们机会很大,但是不能盲目,我们把握好消费市场的变化,把握好游客消费行为特征的改变,把握好旅游业行业的创新及新技术的发展,利用好我们的政策红利。